相关文章

重庆一乡镇数十工厂吐污水排废气 居民呼吸困难

昨日,沙坪坝区歌乐山镇新开寺村,一名小孩身后的大烟囱正排放浓浓黑烟。首席记者钟志兵摄

专家称歌乐山区域产业结构须调整

每天早晚,屋后联排塑料厂房排出的刺鼻臭气,让歌乐山镇新开寺村89号的70岁老人王开权几乎无法呼吸。

记者昨日调查发现,歌乐山镇的厂房还在增加,新开寺村、山洞村、歌乐村的三个工业园的企业已经增至700家,年产值32亿元,但部分作坊式的企业排放的废水废气正蚕食着我们的主城“肺叶”。

现场民房被厂房包围

昨日,记者驱车从歌乐山镇山洞村至新开寺村一带看到,路旁不断闪现出一个个大型广告牌,“歌乐山镇山洞村都市工业园B区”、“歌乐山镇新开寺都市工业园B区”……广告牌上密密麻麻地挤满了公司名称,一路上,断断续续可闻到食品香味中夹杂着刺鼻气体,而路旁的排水沟则是废弃的塑料袋、发臭的污水。

记者在新开寺村都市工业园看到,所谓的工业园由一个个小作坊、加工厂组成,路面污水横流,坑坑洼洼,家具和塑料作坊内,排出的污水直接流进排洪沟,顺着排洪沟记者一直走到一家名叫“曾木匠”的厂房旁看到,污水汇聚到一起形成了急流,一直流向磁器口方向的嘉陵江。

王开权老人告诉记者,门前的河沟变得肮脏不堪,再也不能淘菜洗衣了;房前屋后始终弥漫着臭气,曾经的鸟语花香如今已成梦想。新开寺都市工业园B区有食品生产企业29家,有的生产豆干,有的生产鸡爪。排放的废水在河沟里凝结成白色絮状物,经久不散,发出的臭气让人恶心。随后,记者在歌乐山镇新开寺村,“那里正在修建的又是一座塑料厂,现在塑料加工厂、门窗厂、食品厂都把我们家包围了。”村民伍龙杰抱着1岁的孩子指着厂房说,她最担心的是厂房排放的废气粉尘伤害到小孩,她随手在窗台上一抹,手上就沾满了黑绿色的粉末,如果放一杯水在窗台上,几个小时后水面就会覆盖一层灰,她还带记者到屋前菜地看,一旦天晴,青青的菜叶上会覆盖黑色的粉尘。

回应用生态湿地治污

针对村民们的反映,记者来到歌乐山镇新开寺村村委会采访,村委会会计刘女士正在清理企业缴纳的垃圾清运费,并称村主任钱忠志已外出学习,要一星期后才回来。她说,目前新开寺村有企业300多家,门窗厂污染不算大,塑料厂、小食品厂的确有些污染。但她称,新开寺村全村四千多村民,人均不到2分地,如果光靠种地,连吃饭都有问题。“你说发展生态旅游吧?我们的市政设施相当落后,街道又脏又破,谁到你这里来旅游?我们只有这么一条路——搞工业。”刘女士无奈地说。

歌乐山镇一负责人介绍,目前该镇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山洞村、新开寺村和歌乐村,大中型企业有58家,其中产值上亿元的企业有2家,而小企业多达600多家,产业涉及塑料、小食品、印刷、汽摩等行业,年产值32亿元。针对企业破坏自然生态的问题,他们已经赶走了几十家污染严重的企业,针对企业废水的污染,镇政府要求相邻企业共建污水处理厂,经过第一次污水处理后,再排放到沙区修建的大型污水处理厂集中处理后排放。

据沙区环保局一工作人员介绍,去年10月,曾经搬迁了数十家污染企业。该工作人员还介绍,区环保局决定采取“人工生态湿地技术”治理污染水体。将污水、污泥有控制地投配到经人工建造的湿地上,污水和污泥在沿一定方向流动的过程中,利用土壤、植物、微生物的物理、化学、生物三重协同作用,对污水、污泥进行处理。该工程计划日处理生活污水1000立方米,项目总投资160万元,计划于7月30日前开工,今年内建成投用。

出路调整产业结构

歌乐山属于“四山范围”——缙云山、中梁山(含歌乐山)、铜锣山、明月山,是主城的“肺叶”之一。早在2007年,市政府发布并实施《“四山”地区开发建设管制规定》,对“四山”开发从严控制,要求现有严重污染环境的企业,以及严重影响自然景观的房屋设施,应当逐步关闭、拆除或搬迁。而今,急剧增加的工厂仍然在排放废水废气,还引发了不少环保投诉,形成的工业污水可能对梁滩河、清水溪都有影响。

歌乐山镇的发展出路究竟在哪里?曾到歌乐山多次调研的市社科院企业研究所所长王秀模昨日建议,政府主管部门除了制定目标外,必须认真调研并考虑具体方案,要么限制污染企业的发展,调整产业布局,发展一些没有污染的旅游品工艺企业,或在公路两旁发展仓储业,出租库房。

“但无论如何,都不能触及环保这条底线。”王秀模说,绝对不能以任何理由破坏山上植被,也不能制造污染。

记者杨道彬